首页 > 明星 > 正文
李冰冰从电视剧到好莱坞电影的成名之路
2017-08-18 11:28:58 来源: 中国模特网
中国模特网www.cmodel.com 李冰冰的成名之路走得踏实而缓慢,从电视剧女二号到电影女一号,再走到好莱坞,她花了十几年。同辈的女演员或者...

  中国模特网www.cmodel.com 李冰冰的成名之路走得踏实而缓慢,从电视剧女二号到电影女一号,再走到好莱坞,她花了十几年。同辈的女演员或者结婚生子、以家庭为中心,或者保持半隐退、一年一两部戏的悠闲状态,只有李冰冰不同。这些年她都在练轻功,全神贯注提着一口气,怕稍一松懈自己的状态就会掉下去。

  不要相信任何人。”这是李冰冰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眼下她正坐在化妆桌前,手里握着一把小剪子,细致、专注地修剪着一条薄薄的双眼皮贴。10分钟过去了,跟她合作已经两年多的化妆师安静地待在一旁,显然早已习惯这样的场景。

  “只要能自己干的事情,我都自己干。不要相信任何人。”这想法会伤害到周围人的感受吗?李冰冰把头撇向化妆师,“你来说说。”化妆师以略带夸张的口吻,“信冰姐得永生。”

  化妆桌上有一台专业的雾化器,它的作用是把药水雾化以便作用在喉咙深处,李冰冰在采访前抱着管子猛吸了10分钟,然后对我说,“来吧!我们开始吧!”李冰冰已经咳嗽了5个月,医生嘱咐她尽可能少说话,每咳一次都让她单薄的身体像一张抖动的纸,但她形容自己“浑身充满了力量”。 生活不允许我侥幸过关

  假如有一个最吃苦耐劳女演员奖,估计没有人敢跟李冰冰争。她是当之无愧的女劳模,是大陆的“女版刘德华”。她的字典里不存在“舒适”或者“享受”这样的字眼,只有忙碌和工作才能让她感到自己的价值和存在感。

  李冰冰的妈妈是典型的传统中国妇女,特别能吃苦耐劳。年轻时是刀马旦,后来转行进了工厂,李冰冰从没有见她四仰八叉过,坐沙发永远只挨着边沿。遇上天气晴朗,她就感叹“这么好的天儿也不干点儿啥”,家里不穿的旧衣服,一定洗得干干净净,好好收起来。她常年身体不好,但习惯性把自己安排成一台昼夜开工的机器,不干点啥总觉得亏得慌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李冰冰从小就学会了人生的常态是吃苦,以及“绝对不能让自己舒坦”。哪怕到了今天,她也无法想象自己忙里偷闲,在家舒舒服服地喝个小茶,看个电视,或者坐在海滩上晒晒太阳,“我会觉得是罪过”。

  她有太多关于吃苦和能忍的故事。她的每一个角色几乎都是兢兢业业、辛苦搏命换来的。别的演员未必肯、不一定敢的事情,到了她这里统统不是问题。让她付出最严重代价的是2001年拍摄《少年张三丰》,寒冬天气穿着单衣,被水淋了7个小时,拍到最后心跳已经紊乱,并从此落下严重腰伤,常年脊椎上贴着膏药,走到哪儿都要带着垫子。

  她做事不惜力,达到的结果永远超出旁人的期待,“物超所值”得让导演、制片方、代言品牌都喜出望外。“我这辈子最大的问题,是永远不会放过自己,我会害死自己的。”她对此无可奈何却又欣然为之。

  事实上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不是李冰冰不放过自己,而是生活不放过她。当年考上海戏剧学院,没有上过高中的她完全靠一页页地背书,足足背了两个月才通过文化课考试。《雪花秘扇》拍了一半,她才知道剩下的对白全是英文。于是她每天晚上六点收工之后,直接让助手把饭送到房间,吃完饭一边卸妆、洗澡、敷面膜,一边背英文,每天如此。她的人生里没有侥幸,生活也从来不给她耍小聪明的机会。她只能踏踏实实,一步一个脚印。

  “在上戏的时候上形体课,很多女孩儿一来例假就不上课,没病都能找个理由请假,我从来没有。你让我请假我都不会请的,只要不是特别难受,我一定会去。”生病从来打不倒李冰冰,她一直对请假抱有病态式的不安。拍《狄仁杰》快杀青的时候,她突然得了“气胸”,医生让她至少住院三天,她只住了一天。“不能让嘉玲姐等我啊,我俩的戏都是在一块儿的,我怎么好意思呢?”

  2010年春节前,《风声》一连串的宣传下来,李冰冰已经累到肠胃功能紊乱,在台南拍饮料广告的时候,她突然毫无预兆地一顿狂吐,吐完没事人一样继续开工。在加拿大拍《生化危机5》,因为长期的疲劳、上火,刚下飞机她就开始发烧,头痛欲裂,医生开了两天的休假,但她急得要命,“我说我不用休息,快点儿干活儿,干完活儿好走,我这儿惦记事儿呢。再说一来剧组就生病,我觉得影响不好。”李冰冰坚持工作的要求被美方无情地否决了,他们告诉她“你病了,必须休息,而且我们不希望你传染给其他人”。这话把她彻底逗乐了,“这也是一种托词吧,我在美国感受到的就是他们真的尊重人,尊重人应该拥有的各种权利。”第一次,李冰冰开始反思拼命的代价,“说到底,人一生依靠的就是这部机器。”

  被绑架的虚荣心

 

  在公众的眼中,她是略嫌乏味的“莲花姐”,就像那些让她获奖的电影角色——女地下党、战地护士,她的形象正面、正直、正气。围绕她的话题一成不变:工作,工作,还是工作。出道这么多年她基本没有绯闻,也没公开过一个正牌男友。“我从小没有干不了的事儿。一直都是我自己干,事实是没靠过男人。”李冰冰用半开玩笑的语调,表示自己可想靠个男人了,然而生活给她的答案是“靠山山倒,靠水水流,最后只能靠自己”。

  事无巨细、亲力亲为在她身上已经上升成一种偏执的倾向。她总结自己的人生经验,一句是 “没有我以为——我们后悔,都是因为我以为”。 另一句是“不要相信任何人——如果自己可以弄,就别指望别人。在你自己能力范围之内能做到的事情,一定自己去做。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么?时间成本。生命不可以重来,时间也不能倒退”。她的逻辑里有不容犯错的紧绷、强硬,无论对自己还是对他人。但她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,她更愿意称自己是个不遗余力的人。“有劲儿就使全了,完美谁都做不到,就是尽力中的完美,没有尽全力是我最不能忍受的事。”

  尽管上升有点缓慢,但在李冰冰的每一部作品中,你都能发现她的努力和进步。“我不是一个好高骛远的人。做演员这么多年,我心中有个期待,就是拍部好戏,做个好演员。站在记者的镜头前,其实是让我很不舒服的一件事儿。我从来没想过要当明星。”

  她一直没什么安全感。小时候因为数学不好,总是被当成反面教材,直到进入师范学校,李冰冰忽然发现,原来自己也可以考到全班第三名。这突如其来的成绩让她受宠若惊,也让她害怕失去。“一下子自信心就起来了,虚荣心也产生了,希望被仰视、被赞美,说白了就是希望自己被肯定。”她那时想,我要努力,千万可得站住了。于是,她拼命地学习。报考上海戏剧学院的时候,她完全是懵懂的状态。母亲对她说:“小冰你能演啥啊,就能演个小保姆。”她听了不以为忤,“当时觉得自己也就能演个小保姆”。但这个“小保姆”最终站在了三科影后的领奖台上,这是她当初想都不敢想的。 刚出场的仙女很烦人

  2010年,李冰冰遇到了一位特别的女性,她清楚地记得,那是1月26号,在台湾的广告片场,她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,那头是个轻松无比的女声:“你好李冰冰,我是邓文迪。我有个电影,你能拍吗?”这个只闻其名,却从未有过交集的女强人如此单刀直入,李冰冰一时有点懵。她问,什么时候拍?邓文迪答:现在!她承诺先把剧本发过来,“15分钟之后我再打给你。”

  15分钟之后,李冰冰还在拍广告,事实上她那会儿根本不可能有工夫看剧本,邓文迪穷追不舍:“那我半小时后打给你”。半小时后电话又来了,“现在你可以告诉我,能拍吗?或者,我来找你?”

  邓文迪的行动力令李冰冰目瞪口呆,这个比她更能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女人,口气永远轻松随意,但又不容拒绝。为了说服她,邓文迪甚至从横店追到了香港,这是李冰冰的下一个工作地,她带着说客——IDG的熊晓鸽,把李冰冰堵在了四季酒店。“我这辈子就没遇上过这样的人。我当时想,如果是个男的这样追我,我一定早被俘虏了。”就这样,她接下了《雪花秘扇》。

  之后她出现在Charlie Rose的脱口秀上,坐在“THE VIEW”的演播间里,和五个女主持人唇枪舌战,站在奥斯卡的红地毯上,熠熠生辉。

  本是因为工作相识的两个人,如今邓文迪经常对她说的却是:“你要多留点时间给自己,给自己的生活!好好找个爱人,生个孩子!” 这位曾经觉得“比我自己还烦”的人,现在已经成了她的闺蜜。

  不会说话的心理医生

  成就李冰冰的,除了邓文迪的好风凭借力,另一个必须提及的是她的亲妹妹李雪。李冰冰受母亲影响大,而妹妹李雪更像父亲,聪明、理性、品学兼优,从小就是父母的骄傲。姐妹俩相差仅两岁,一路被比较着长大。“我妈说我俩在家能打到70岁,但一出门就和好。”

  李雪浙广毕业,专业是新闻,毕业时被分配去了浙江交通厅。2001年,她被当时李冰冰的经纪人王京花看中,为了姐姐,她放弃了稳定的工作,开始转做姐姐的经纪人。“我这一生必须感谢的人肯定是她,没她我也不可能走到今天。她是我身边一双客观的眼睛、纯净的耳朵,她给我最真实的想法和态度,并且用的是最犀利的言辞。我所有重大的决定都是因为她的建议和指导,接《云水谣》是她坚持的,接《风声》也是她坚持的。”这两部电影先后为李冰冰带来了至关重要的两个大奖。

  李雪跟她说话从来一针见血,也不照顾她心情,“你多棒、多好、多漂亮”这类好话李雪从来不说,相反她每天都觉得李冰冰的处境岌岌可危。而现在,看工作日程排太满她会劝李冰冰多休息。

  姐妹俩为了工作有过太多的争吵,李冰冰说:“如果有来生的话,我不希望跟家人有工作关系,真的太伤感情了。”近两年,李雪的工作重心已经转移到电影院线方面,但姐妹俩住得非常近,遇到重要工作李雪还是会不时帮忙。李冰冰对妹妹的照顾更多是在生活上,外套、裤子她一件件试好给李雪拿过去。“她不怎么会花钱,就是最近3年才好点儿,从小到大都是我给她弄好一切。”

  2012年的夏天,李冰冰为妹妹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,连着小外甥的周岁,名为“王子的盛宴”。她在微博上说:亲爱的老妹,姐欠你太多。为了我,你放弃了太多太多……婚礼也一拖再拖,直到我的小外甥一周岁了!姐一定要还你一个当众的承诺。李雪一直渴望的婚纱梦和庄严仪式在成龙、冯小刚等诸多影视圈大腕的见证和祝福下,终于实现了。

  李雪的孩子被李冰冰当成自己的,“我没觉得他是我妹的,都是‘我儿,我儿’地叫,他就是我的。我太喜欢他了。他太可爱了,太漂亮了。”孩子据说长得跟李冰冰小时候特别像,他是一个惊喜,一个礼物,激发了她前所未有的母性。

  李冰冰抱着孩子能没完没了地亲,一刻不停地抚摸他,揉他,出差在外就和他facetime。这个只会叫“大大”的孩子现在成了李冰冰的心理医生。“我天天都要见他,见他一次就是给我治一次病。只要想到他我就开心,看到他的脸的瞬间就没有疲惫、没有压力、没有烦恼了,整个世界都变得干净了。”她翻着手机里的照片,脸上带着奇特的、初为人母的陶醉。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欢迎投稿 |
辽ICP备11002676号 Copyright © 2002-2017 cmodel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模特网 版权所有